登陆

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

admin 2019-10-03 17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摘要
【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由于国内银行业渗透率相对互联网仍然极为滞后,对年轻人尤其偏远地区居民普及率远不如互联网,形成互金用户有网贷无银行账户的局面,原有以银行信贷信息为主的结构性征信数据难以发挥作用,加之多头网贷形成的跨平台信息差,套利、以借补债的现象不难有效制止,跨网贷平台的百行是彼时央行主导的互联网金融协会对此开出的一道药方。

  在整治互金乱象的一系列动作中,原本被寄予厚望的百行征信不久前被《金融时报》泼一盆凉水,称8家民营征信机构股东中,只有3家同意向百行征信提供数据。

  由于国内银行业渗透率相对互联网仍然极为滞后,对年轻人尤其偏远地区居民普及率远不如互联网,形成互金用户有网贷无银行账户的局面,原有以银行信贷信息为主的结构性征信数据难以发挥作用,加之多头网贷形成的跨平台信息差,套利、以补债的现象不难有效制止,跨网贷平台的百行是彼时央行主导的互联网金融协会对此开出的一道药方。

  由于行业领头企业的排斥,该工作尚未步入正轨,在本文中,我们将重点探讨以下问题:1。在过去的2018年至今,互金行业是否有恶化的迹象;中文2。百行征信难以推广下去的根本原因何在?

  互金走向:行业进入下行区间,风险同步放大

  2015年以来,监管机构不断加码对P2P行业的监管,具体手段也由早期禁止行业在线下开店到2016年发布《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多部门协调对行业施以审慎监管原则,期间的2015年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原央行副行长李东荣出任首任会长。

  2017年12月份政府下发的文件——141号文,明确规定了36%的利率上限,为P2P带来全面降温。2018年3月,互联网金融协会主导的百行征信成立,将对行业的管理由顶层政策收紧,延伸到大数据贯穿行业运营全流程的技术手段。

  在以上的一系列组合打击中,行业由早期的“欣欣向荣”急转直下进入下行通道,以玖富金融招股书为例,2017年借款人由130万飙至360万,但到2018年该数字仅有230万,2019年Q1更是降至60万(上年同期为100万)。

  投资者对此亦是采取了谨慎态度,在2017年平台上有120万投资者,到2018年末减至90万,至2019年Q1仅有30万。

  2017年以来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P2P跑路成为社会关注话题,与强监管结合行业迅速进入冷冻期,借贷两方的热情迅速减弱。

  那么,这种下降是否就是安全的呢?

 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 我们以趣店和玖富的坏账率为样本来解读。

  我们先看趣店招股书中的M1+违约率,见下图:

摘自趣店招股书

  整体上,彼时趣店的违约率低于1.5%,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好的数据(2018年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为1.89%),其主要原因为:

  其一,2014-2015年正处于快速增长势头,总贷款量呈几何倍增加,违约期尚未到来,且借贷总规模的增长有利于稀释违约率数值,趣店IPO时声称其违约率仅有0.5%以此证明模式由于银行业,就此看也是不客观的;

  其二,当时趣店与支付宝合作,以后者手中的数据做了第一道用户甄别,有效规避了风险。

  IPO之后,关于趣店的原罪问题被媒体揭露(起家校园贷后面向低收入人群的现金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贷业务),加之支付宝也在进行由金融向科技公司的重新定位,双方在2018年结束合作,这对于趣店是一个相当大的影响。

摘自趣店2019年Q2财报

  2018年的几个周期的违约率明显加大,是招股书周期的两倍,虽然整体风险仍然可控,但其增长冒进带来的风险已经有所显现。

  在2018年报中,趣店披露其坏账率已经由2016年的0.4%迅速增至2018年的3.09%。

  互金就其模式根本来看,在于资金的快速运转,借贷双方总盘子在平台之上的高速流通便会掩盖相当问题,当行业随监管收紧之后,风险陡增。

  这在玖富中也可以得到体现。

摘自玖富招股书

  上图中,2017年Q1发放的贷款违约率接近7%,与趣店不同的是,2018年几个周期的贷款在一定周期内违约率并不明显,甚至要低于其他周期的数据。

  主要原因在于,玖富前期未有趣店绑定支付宝的关系,其违约率数据要大于后者,也即,趣店在一定周期内违约率的大幅反弹,既有政策监管的因素,亦有脱离支付宝之后业务的适应过程。

  在模式大致相同,若未有杀手锏级产品,双方违约率有趋同的可能性。

  以12个月借贷周期为界,玖富长期贷款的违约率要明显高于短期,2018年末,违约期在91-180天之间的比例为1.7%,与此同时短期房贷业务中该数字为0.71%。

  虽然一定程度上玖富有控制整体违约率的可能性,但也并不容乐观,上图中2018年Q3的违约率斜率仍然较大,不排除其后有超越历史的可能。

  在此背景之下,趣店和玖富都在围绕“消费贷”做足文章,如利用资金以及渠道优势不断扩充“借贷场景”,但整体上看两家企业都面临着极为明显的违约率压力,换言之,在百行征信正常运营之前,互金行业虽然改变了原来激进野蛮的成长方式,但这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百行征信为何难拿数据?

  虽然百行有8大股东,但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和腾讯信用是其中的骨干力量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先看这两家公司旗下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的表现。

  从数值看,微众银行2018年0.51%的不良贷款率要领先于网商银行的1.3%,且从放贷量看,微众银行期末表内贷款余额为1198亿元,也要高于网商银行的470亿元。

  这两家公司背靠国内互联网巨头,手握海量互联网用户信息,微众银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行擅长社交数据,而网商银行又以阿里的电商以及支付宝的金融数据为基础,加之双方在近年的扩张中都强调“支付场景”的打造,数据维度亦在不断完善,这都有利于不良贷款率的优化。

  整体上,以上两家公司在业务中已经优于整体银行业,也由此看数据共享只是单方面付出,并不过于需要百行征信整合之后的网贷数据,加之激励措施不足,企业在此的消极也可理解。

  此外,以上两家公司在违约率上的变化,亦不能说明社交和电商数据在征信中的优越感,主要原因为:

  两家公司定位各有不同,虽然均有补充社会原有金融体系的初级使命,但在操作中,网商银行更倾向于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在2018年报中,披露累计小微企业和客户1227万户,户均2.6万元,微众银行主要产品之一的“微粒贷”,则属于纯线上小额信用循环消费贷款产品,而向中小企业贷款的风险是明显大于个人小额贷款的(微众银行2018年72%以上的个人借款客户单笔借款成本不足100 元)。

  由于双方定位不同,加之阿里系的个人信贷产品花呗和借呗未在网商银行旗下,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总绝对值的增加,这也意味着,同为互金产品,针对个人的小微金融贷款其风险要远小于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尤其在外部环境日益复杂的局面下)。

  就此来看,腾讯和阿里对百行征信的数据渴望度远低于后者对自身数据的期望,这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企业的议价能力,此外,由于百行征信的推出使两大企业未能如愿获得个人征信牌照,将原本对手转为地位不对等的合作伙伴,难度自然不小。

  从互金行业看,政策的层层加码已经成功对其降温,但由于前期的非理智扩张,加无百行 P2P实难自救之相当行为并不规范甚至是违法的,使得中后期之后行业需要进入理智的发展阶段,引入信贷征信数据,打击多头信贷的信息差问题成为行业必须面对的问题,否则难以从根本解决问题。

  在《金融时报》报道之后,百行征信回应:与各股东方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希望这不是一句空话,也希望央行、互联网金融协会能够再出激励措施,加速网贷征信工作的正常进行。

(文章来源:钛媒体)

(责任编辑:DF064)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